吉加维尔托夫纪录片风格浅析

发布时间: 2022-08-25来源:华体会棋牌首页 作者:华体会新地址 浏览次数:1作者:

  吉加.维尔托夫是前苏联时期的著名纪录片导演。在前苏联时期有著名的“库里肖夫实验”,极具成果性地论证了“蒙太奇”拼贴手法的艺术魅力。与此同时,爱森斯坦“敖德萨”阶梯的震撼性运用更是将镜头之间组接、碰撞、炸裂的手法推向影视表达风格的顶点。在如此的国家影像风气中,维尔托夫的电影特点也必然会有所继承。这也使得维尔托夫本人的影视创作手法与安德烈.巴赞提倡用长镜头来葆有影片的第一性影像特质的理论有很大的区别。

  维尔托夫曾提出著名的“电影眼睛”理论,用摄影机艺术层面的机械化视角捕捉来替代人们生理层面的环境观察。充分利用并发挥摄影机的相关特性,在影视素材真实性的立场下最大限度地通过艺术化的整合、转录将各类社会现实写照进行传达、表现。

  如果说法国新浪潮现实主义电影提倡以纯纪实性手法在恪守“电影第一性”原则的同时来还原这个世界,那么前苏联的“电影眼睛派”即是通过艺术柔化的处理方式来构造起真实社会较为微观的影像点滴。

  例如在其代表作《持摄影机的人》中,画面中每人为操作一次摄影机,其镜头都会相应地对焦于不同的画面主体,数次地画面拼贴操作,也将摄影机本身的聚焦性和纪录性特质,在影像反复刺激与意识培养下潜移默化地刻入到观众们的“主体审阅文本”中。这种手法有效规避了“长镜头”视角下的枯燥、繁琐。这也完全不同于美国好莱坞电影造梦手法的虚假镜头堆砌。在当时创新性利用、发挥摄影机特性并以此实现纪录电影制作的手法可谓独树一帜。

  维尔托夫的纪录电影,更加具备诗意性的文艺特质。在他本人拍摄《持摄影机的人》时,基本没有剧本的禁锢,在“随心所欲、混沌开基”之中以敏锐的艺术灵感和情怀支配下的意识流冲动中对事物主体进行大胆地捕捉。维尔托夫镜头下的真实不是真实的真实,而是饱含艺术热情滋养浸润的真实。浪漫特质亦在镜头的凝固、定格中升华为维尔托夫本人所特有的诗化型叙事。

  俄国学者什克洛夫斯基曾在文学理论中首次提出了“陌生化”的学术概念。该理论认为,当人们机械性地反复接受生活中的习惯、行为、语言时,就会自动地进入到“无意识”的场域之中,从而“陌生化”的审美感受也就随之而生。类似于《孟子》中所描述的:“明足以查秋毫之末,而不见舆薪。”

  维尔托夫的《持摄影机的人》就将镜头聚焦于现实生活中的人、事、物。在对寻常事物的拼贴、碰撞和表现中,“陌生化”的无意识状态被影像重新消解,从而让人们可以审视到同一时空下现实世界中的别致与灵动,其诗化意象的旨趣不言而喻。

  法国新浪潮的现实主义电影,赋予了观众很大程度的自主选择权,而“电影眼睛派”却是以展现社会主义民生百态的框架来结构、编排影片内容。无剧本但有框架,即是电影眼睛派的又一大显著特征。

  据马克思主义哲学观点看来,世界是普遍联系的整体。对于生活百态图景的集束式拼贴,也刚好与马克思主义联系观不谋而合。这个框架实则就是影像世界里的普遍联系的整体。

  在《持摄影机的人》这部作品中从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到睡梦初醒的性感女孩,从火车向人袭来的惊悚到水冲大街的焕然一新.....都可以看作是影片内容的表现。“形散而神不散”正是这些类似“先锋实验性”的大胆拍摄,巧妙地将庞大苏维埃社会艺术化地分解为系列化的、真实的生活图景集合,并充分地浓缩到了光影画面之中。

  吉加.维尔托夫,对于纪录片艺术的创新、发展曾做出了非常重要的贡献。而他本人的“电影眼睛派”以及艺术理论成果,也必将在世界电影艺术发展史中留下永恒的印记。

  作者介绍:牛鹤轩,山西太原人,临沂市作家协会会员,原为高中历史教师,现为西北师范大学传媒学院硕士研究生,周兵工作室学生。其作品曾获燃冰诗歌大赛一等奖、中国大学生广告艺术节优秀奖等奖项。

上一篇:打造中国纪录片的精品高地 下一篇:央视纪录片告诉你汉字原来这么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