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1年一个美国人拍了一部纪录片上映后主角的家人饿死了

发布时间: 2022-09-17来源:华体会棋牌首页 作者:华体会新地址 浏览次数:1作者:

  1922年6月11日,一部名为《《北方的纳努克》》的纪录片在美国纽约的国会剧院上映,这也是世界上第一部真正的纪录片。

  《北方的纳努克》主要讲述因纽特纳努克人及其家人的心理活动以及与恶劣天气作斗争的故事。

  影片一上映就轰动一时,票房空前成功,导演罗伯特·J·弗莱厄蒂(RobertJ.Flaherty)由此一举成名(以下简称弗莱厄蒂)。

  批评者对《北方的纳努克》大加赞赏,称弗莱厄蒂创造了一种艺术形式,一种独特的流派。

  让大家没想到的是,电影上映两年后,《北方的纳努克》的主角一家就被饿死了!罪魁祸首是导演弗莱厄蒂。

  这些年来,他们一家人在虚幻的金矿上度过了宝贵的青春,是时候拥有自己的生活了。

  没有父亲的管教,弗莱厄蒂的学习成绩一落千丈。他经常躲在树林里睡觉和逃课。老师视他为“问题学生”,放他走了。

  每隔两年,我父亲就会满身灰尘地回家探望弗莱厄蒂,与他分享他在路上的所见所闻。

  随着时间的推移,弗莱厄蒂视他的父亲为榜样,并一直梦想着出去冒险和环游世界。

  时光荏苒,到了1902年,弗莱厄蒂18岁回到美国,在密歇根矿业学院学习。

  弗莱厄蒂依旧没有学习的打算,甚至觉得读书是在浪费时间。然而,弗莱厄蒂在大学遇到了他未来的妻子弗朗西斯,并意外遇到了威廉·麦肯齐爵士。

  1906年,即将毕业的弗莱厄蒂做出了一个决定——放弃学业,前往北极探险。

  因为从矿业学校毕业后,弗莱厄蒂可以立即继承父亲的生意,在美国或加拿大的金矿工作。这样一份旱涝保收的工作,是大多数人羡慕的“铁饭碗”,而弗莱厄蒂却想砸碎这个“铁饭碗”,追求冒险的虚幻梦想。

  无论亲友如何劝阻,弗莱厄蒂都坚持自己的方式。他从矿业学校辍学,并从麦肯齐先生那里获得了资助。他在三次北极探险前后花了将近六年的时间。

  在漫长的探险中,弗莱厄蒂几乎一无所获。唯一值得炫耀的是,加拿大政府以弗莱厄蒂的名字命名了一座岛屿。

  1910年,26岁的弗莱厄蒂再次出发,受雇于麦肯齐,去查明加拿大北部的哈德逊湾是否有矿物。

  1913年,当弗莱厄蒂准备第三次前往哈德逊湾时,麦肯齐建议他随身携带一台摄像机,拍摄当地奇特的民间传说和外来动物。

  因为弗莱厄蒂之前做过几次远征,都一无所获,而老板麦肯齐的生意很大,受不了这么折腾。

  他让弗莱厄蒂拍了一路上的奇特风俗和珍稀动物,剪辑成电影后,就算卖不回来,也能自娱自乐,至少不会浪费时间.

  不怕天不怕地的弗莱厄蒂,不会用相机拍电影。临行前,弗莱厄蒂前往纽约罗谢特,学习了三周的电影拍摄基本原理,为他日后的纪录片创作奠定了基础。.

  他只是觉得因纽特人在身材和外貌上与亚洲人非常相似,但仍然保留着一种非常原始的生活方式,这引起了他的兴趣。射击。

  在拍摄过程中,弗莱厄蒂没有与任何因纽特人达成协议,只是记录了他们的日常生活。

  已婚的弗莱厄蒂感到经济压力,于是拿出因纽特人的电影开始后期剪辑,希望能拍出一部电影,卖给一些电影公司或独立制片人。得到报酬。

  弗莱厄蒂花了大约一个月的时间才最终完成了影片的剪辑、样片的印刷和公开试映。反响相当热烈。

  看到自己的“手拍”大受欢迎,弗莱厄蒂萌生了拍摄一部以因纽特人为主角的纯纪录片的念头。

  下定决心后,弗莱厄蒂于1916年初第四次来到哈德逊湾,完成拍摄后,弗莱厄蒂准备将影片运回纽约。

  就在他做最后的复习工作时,一根点燃的香烟从桌上掉进了胶卷堆,三万英尺的底片瞬间化作熊熊烈火。弗莱厄蒂被大火吞噬,但幸运地幸存下来并受了轻伤。.回国后,弗莱厄蒂觉得自己的电影有很多弱点,在与妻子弗朗西斯长谈后,决定回加拿大拍一部更纯粹的纪录片。

  1920年,36岁的弗莱厄蒂认为时机成熟了,他再次找到麦肯齐,希望获得资金。

  它一直拖到1920年6月,弗莱厄蒂再次找到了赞助商。新的赞助商是两位愿意赞助弗莱厄蒂的法国毛皮商人。

  弗莱厄蒂心想——我要在极冷的环境中拍摄因纽特人,这与皮草产品的御寒保暖功能完美契合,于是他同意了两个皮草商人。

  1920年8月,弗莱厄蒂在哈德逊湾的因努贾克附近找到了一个因纽特人领袖纳努克一家来密切关注他们的生活。

  从1920年8月到1921年8月,弗莱厄蒂用镜头记录了纳努克与白人的贸易、捕鱼、猎杀海象、生火做饭和建造冰屋。

  一万年前,地球处于冰冻期。在蒙古高原,一支人类小队穿越白令海峡来到北美,遭遇当地印第安人的疯狂杀戮。

  最终,这支来自亚洲的人类队伍撤退到了极地,幸免于难。这就是因纽特人的起源和历史,也被称为“爱斯基摩人”。

  因纽特人的外貌与今天的蒙古同胞很相似,但在恶劣的极地条件下,因纽特人的眼睛变得更加修长,鼻子宽阔,身材又粗又短。

  目前,因纽特人的总人口约为15万。最大的分布在美国的格陵兰和阿拉斯加。因纽特人也生活在加拿大北部和俄罗斯白令海峡一侧。

  很多新生代因纽特人接受过系统的文化教育,长大后分居异地,只剩下老一辈人保留着原有的生活习惯。

  因为Nanook的女儿吃了猪油和饼干导致肠胃胀气,周围的人都争先恐后地给他倒蓖麻油。看到女儿好转后,纳努克饶有兴趣地观察了一位电唱机。他还用牙齿咬着黑胶唱片,以为是吃的。这些场景让所有人都笑了。

  《北方的纳努克》里不止这些温暖的场景。当场景发生变化时,纳努克带着他的家人回到了冰原。

  每个部落都会有一些老人,或者受伤无法猎杀的族人,纳诺克会带头给这些行动不便的人分发食物。

  在广袤的冰天雪地中,弗莱厄蒂和他的人民在饥饿和寒冷中挣扎。他们不仅征服了恶劣的自然条件,还保持着积极乐观的心态,这就是《北方的纳努克》带给我们的震撼。

  大体的意思是——通过刻意塑造人物或故事情节,让人们误以为那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事实上,无论是现在还是一百年前,因纽特人都与白人建立了非常稳定的贸易关系。

  通常,因纽特人用动物毛皮换取大量毯子和其他防寒物品以及耐贮藏的应急食品。

  也就是说,弗莱厄蒂来北极选择独立拍摄目标的时候,现场拜访了很多因纽特人,最终选择了有表演欲望、不怕镜头的纳努克家族。

  为了展现猎人纳努克一家人艰难求生的场景,弗莱厄蒂特意要求他们还原狩猎海象、建造冰屋、使用鱼叉的场景。

  在与Nanooks拍摄了一年多之后,弗莱厄蒂带着样片回到美国进行后期制作。

  1922年6月,《《北方的纳努克》》纪录片在美国纽约上映,获得巨大成功。

  许多影评人称赞弗莱厄蒂,认为他以纪实的视频内容和精湛的视频手法开创了影视表演的新方式。

  20世纪初,各种旅游片、冒险片纷纷涌现。《北方的纳努克》被称为第一部真正的纪录片,是因为弗莱厄蒂镜头下夸张的戏剧张力,让观众产生好奇,打破了早期旅行冒险片的刻板印象。

  此外,弗莱厄蒂还利用大量的长镜头将主体和物体融入到同一张画面中,从而形成了异常突出的空间写实感。

  今天,《《北方的纳努克》》在《《标题》》杂志评选的全球百部最佳影片中排名第17位。

  《北方的纳努克》成功后,弗莱厄蒂成为炙手可热的宠儿,著名电影公司派拉蒙递给他橄榄枝,给予弗莱厄蒂巨额赞助资金和创作自由。

  随后,弗莱厄蒂漂洋过海来到波利尼西亚的萨摩亚群岛,拍摄了《《摩拉湾》》,向观众展示了太平洋岛上毛利人的生活场景。

  之后,弗莱厄蒂接连拍摄了《工业的不列颠亚兰岛人》、《路易斯安娜故事》等纪录片。

  在拍摄完电影回到美国两年后,弗莱厄蒂在一次猎鹿过程中长时间没有食物,倒在了冰盖中。

  纳努克一家被饿死的消息传到美国,弗莱厄蒂成为众矢之的。各行各业的记者纷纷涌向弗莱厄蒂的门前,他们用看待凶手的方式来提出对弗莱厄蒂的看法。一个棘手的问题。

  对于这一切,弗莱厄蒂解释说:“结果必须是真实的,我不在乎用什么手段来实现这一现实。

  的确,记者刚刚听到有关纳努克一家被饿死的传闻,但此时弗莱厄蒂已经返回美国,两者之间似乎没有必然的联系。

  根据后人的说法,纳努克一家饿死的根本原因是为了帮助弗莱厄蒂拍摄电影,而他们没有储存足够的食物过冬,这在弗莱厄蒂后来的个人日记中也得到了证实。

  日记大概是这么说的——拍《北方的纳努克》的时候,弗莱厄蒂会给纳努克一家提供食物。

  就在弗莱厄蒂即将完成拍摄任务的时候,有一天,纳努克找到了他一个人,希望弗莱厄蒂能多待几天,因为有些镜头并不完美,还可以进一步改进。

  弗莱厄蒂非常不解。作为导演,他认为没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为什么纳努克希望船员留下来?

  多年后,弗莱厄蒂意识到纳努克的真正意图是希望船员们能留出更多的时间来为他们的家人提供食物,至少要确保纳努克一家能够度过冬天。当气温稍微回暖时,纳努克就可以去打猎,用动物毛皮换取更多资源,这一直是因纽特人的生存之道。

  为了适应Flaherty的拍摄,Nanook没有为1921年冬天储备足够的食物,以致于次年全家饿死。

  1951年7月,弗拉哈迪病逝,各种关于《北方的纳努克》的讨论也不过是饭后闲聊,可谓“死无证”。

  其实从影片拍摄的角度来看,《北方的纳努克》采用了清爽的拍摄方式,非常注重悬念的运用。可以说是一部宫廷级的纪录片。

  1920年代初,当经济危机爆发时,这群因纽特人以近乎野兽般的方式顽强地生活着。

  他们勤劳强壮,即使吃生肉也很快乐。所有被认为存在于人类身上的文明都被因纽特人残忍地剥夺了。

  至于饿死的纳努克家族,或许对于弗莱厄蒂来说,这仅相当于“对艺术的热爱”。

上一篇:云南卫视《经典人文地理》栏目 下一篇:初创企业该如何搭建抖音短视频运营团队?完整的视频团队架构与工